海事訴訟典型案例
    瀏覽:55 次   時間:2018-03-19 08:41   來源:法律部 王文旭

    案例一:紹興縣金斯頓針紡織有限公司訴商船三井株式會社海上貨物運輸合同糾紛案

    【基本案情】

    2013年6月,金斯頓公司委托三井株式會社將一批貨物自寧波出運至沙特。三井株式會社作為承運人簽發提單。6月17日,承運船舶“MOLCOMFORT”輪航行至印度洋海域時,船體中部橫向斷裂成兩截沉沒。船上貨物全部滅失。金斯頓公司持正本提單起訴要求承運人三井株式會社承擔貨損賠償責任。

    【裁判結果】

    本案經寧波海事法院一審,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兩級法院均認為,承運船舶存在經謹慎處理仍未發現的潛在缺陷,且該缺陷引起船舶斷裂導致船舶沉沒、貨物滅失。根據《海商法》第五十一條第十一項的規定,承運人依法不負賠償責任。遂判決駁回金斯頓公司的訴訟請求。

    【典型意義】

    “MOLCOMFORT”號事故系2016年法院審理海事案件所涉最大的集裝箱船事故,受到了國際國內航運界廣泛關注。本案的主要爭議焦點在于承運人能否免除賠償責任。承運人的免責制度是基于國際海上航運業的特殊風險而給予船舶所有人等航運從業者的特殊保護。我國《海商法》堅持與通行國際公約對接的立法精神,借鑒吸收《海牙規則》、《漢堡規則》等國際公約的規定,形成了具有中國特色的海上貨物運輸合同規范。該法第五十一條規定了十二項承運人免責事由,其中包括“經謹慎處理仍未發現的船舶潛在缺陷”。因涉案船舶沉沒無法打撈,船上數據已隨船舶一起沉沒,本案一、二審法院根據日本船級社等機構對事故船姊妹船的調查報告和專家證人意見,結合船舶按時檢驗和保養、未發現設計缺陷、船舶處于適航狀態等事實,認定涉案船舶沉沒原因系設計上的潛在缺陷所致,承運人三井株式會社可以依據法律規定不負賠償責任。至于托運人金斯頓公司的權利,則可以通過保險等途徑予以保障。本判決系我國首次適用《海商法》第五十一條第十一項的規定判決承運人免責的案件,引起了國際航運和海事司法界的關注,對于今后同類案件的審判實踐具有一定的指導意義。

     

    案例二:大宇造船海洋株式會社申請承認外國仲裁裁決案

    【基本案情】

    大宇造船作為建造方與JELEPHANTCORPORATION作為買方簽訂船舶建造合同,約定該合同項下的糾紛按照《1996年英國仲裁法》提交英國倫敦仲裁解決。后大宇造船與JELEPHANTCORPORATION、西象公司(CELEPHANTINC)簽訂合同主體變更協議,將買方變更為西象公司。大宇造船與西象公司、西達克凌公司(CDUCKLINGCORPORATION)又簽訂補充協議,由西達克凌公司承擔部分付款義務。兩協議均約定任何因協議所產生的糾紛應依照前述船舶建造合同仲裁條款進行仲裁。其后因未收到造船款,大宇造船在倫敦對西象公司和西達克凌公司提起仲裁。大宇造船指定的獨任仲裁員作出仲裁裁決,支持大宇造船的請求。大宇造船向青島海事法院申請承認該仲裁裁決。

    【裁判結果】

    青島海事法院認為,大宇造船提交的我國有資質的翻譯公司及翻譯員翻譯的中文譯文符合《紐約公約》規定的形式要求;涉案合同主體變更協議及補充協議,均明確約定并入仲裁協議,適用英國法在倫敦仲裁,屬于以書面形式達成了有效的仲裁協議;獨任仲裁員的委任程序以及仲裁送達程序符合《1996年英國仲裁法》的規定;承認或執行該項仲裁裁決,不與中國的公共秩序或中國法律相抵觸。綜上,該英國倫敦仲裁裁決不存在《紐約公約》規定拒絕承認的情形,應予承認。

    【典型意義】

    對于申請承認和執行外國海事仲裁裁決案件的審查,應根據我國法律的規定,依照我國締結或參加的國際條約或者按照互惠原則進行。《紐約公約》是國際仲裁領域最重要的一項國際公約,為外國仲裁裁決的承認與執行設定了國際標準,并得到大多數國家的認同。作為該公約的締約國,我國法院一直高度重視《紐約公約》在中國的適用,充分尊重當事人的意思自治,為外國仲裁裁決的承認和執行提供高效、便利的司法環境,為糾紛的多元解決創造良好的法治環境。本案審查準確把握《紐約公約》的宗旨與精神,正確解釋與適用公約的條文,裁定對外國海事仲裁裁決予以承認,體現了支持國際海事仲裁和適度監督的司法理念,是對《紐約公約》解釋和適用的積極嘗試和有益探索。此外,本案適用仲裁地法律,即《1996年英國仲裁法》,認定仲裁協議的效力、仲裁庭組成合法性等問題,對涉外商事、海事案件審理中外國法律的查明和適用問題也具有一定的指導意義。 


尊龙d88官网集团 | 尊龙d88app官方尊龙d88娱乐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