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事仲裁典型案例
    瀏覽:52 次   時間:2018-03-19 08:40   來源:法律部 王文旭

    案例一:貨運代理合同下運費爭議案(簡易程序)

      申請人××輪船公司與被申請人××物流有限公司簽訂了一份《貨運代理合同》,被申請人委托申請人代為辦理貨物在上海港和黃浦港等沿海港口之間的沿海集裝箱運輸。申請人將貨物安全運至目的地后,被申請人拖欠運費,雖經申請人多次催討,但被申請人一直未支付運費。

      申請人于2003年12月16日向仲裁委員會提交了仲裁申請,請求被申請人支付拖欠申請人的運雜費及逾期支付運費所產生的利息。

      仲裁委員會秘書處于2003年12月19日向雙方當事人發出了仲裁通知,通知雙方本案適用簡易程序,要求雙方在規定的期限內選定獨任仲裁員,并要求被申請人在規定的期限內提交答辯書。

      申請人向仲裁委員會提出財產保全申請,仲裁委員會根據仲裁規則的規定,于2003年12月19日將申請人的財產保全申請轉交給上海海事法院,由上海海事法院根據有關規定作出裁定。

      2004年1月6日,申請人致函仲裁委員會,稱:其與被申請人已經達成庭外和解協議,被申請人已經支付拖欠的運費,請求撤銷本案。

      仲裁委員會根據申請人的上述撤案申請及仲裁規則第四十八條和第八十二條的有關規定,于2004年1月9日作出撤案決定,并退還申請人50%的仲裁費,僅用了20天的時間就解決了這個運費爭議案。

     

    案例二:一起航次租船合同滯期費仲裁案

    【基本案情】

      2005年4月12日,申請人與被申請人通過傳真往來方式簽訂了航次租船確認書,約定由申請人將“ LUCKY TRADER” 輪以航次租船的方式出租給被申請人,用于從越南芽莊將一批木薯干運到中國常熟。此后,由于雙方對裝港與卸港所產生的滯期費爭議經協商未果,申請人向上海分會提起仲裁。

    該航次租船合同的有關條款如下:

    “14、如產生滯期費或速遣費,應在卸貨完畢后的10個連續日內,如果雙方就相關文件達成一致意見,予以結算解決,但不得不合理地扣押文件。32、其他租約條款和條件根據1976年版的金康租約。”

      被申請人認為,定租確認書規定,其他條款和條件根據1976版的金康租約,而根據金康租約第8條規定了船東的留置權與責任終止條款,但是申請人在未行使留置權的情況下不能再向被申請人主張卸港滯期費損失。租約第14條的本意只是雙方對采用合意解決滯期費的情況下具體方式和時間的安排,不會影響到申請人固有的滯期費權利。被申請人還認為,定租確認書是申請人擬訂的格式條款,對第14條出現的歧義應作出不利于申請人的解釋。第14條款并未影響到申請人的貨物留置權。而且我國海事法院的諸多判例以及仲裁機構的裁決已確立了一個原則,即在76版金康租約并入提單條款的情況下,船東如果在卸港未行使留置權,則其無權再向承租人主張卸港的滯期費損失。

      申請人認為,涉案提單并未發生轉讓,被申請人與申請人之間的法律關系應以租約為準。申請人不具備在卸貨港行使留置權的條件。由于雙方約定滯期費待卸貨完畢后若干天內進行結算,所以申請人在卸貨完畢時根本還沒有追索滯期費的權利,對于尚未到期的債權,申請人無法留置。本案所涉租船確認書是經過申請人與被申請人進行了充分的協商,被申請人是否實際對租船確認書進行修改并不影響其非格式條款的性質,租船確認書不屬格式條款。申請人還認為,由于本案中被申請人既是承租人又是提單持有人,申請人與被申請人之間的權利、義務關系應以租約而非提單為準。即便申請人對貨物行使留置權,該留置權所針對的同樣是被申請人而非其他第三方,根本不存在因主體變更而產生責任終止之說。因此金康76中的“留置權和責任終止條款”規定對本案無適用性。

    【仲裁意見】

      根據雙方當事人在租約中的明確約定,本案適用中國法。

      仲裁庭查閱了雙方當事人認可的證據材料,認為,申請人與被申請人于2005年4月12日通過傳真方式簽訂的航次租船合同確認書是雙方當事人真實意思的表示,具有法律效力,也是符合航運慣常做法的。仲裁庭未看到關于格式條款的任何事實,被申請人關于第14條出現的歧義應作出不利于申請人解釋的主張缺乏事實與法律依據,仲裁庭予以駁回。

      本案爭議焦點涉及申請人對卸港滯期費是否應對貨物行使留置權。仲裁庭認為,本案審理的是租約下的出租人與承租人的法律關系,而不是提單項下承運人與收貨人的法律關系。在租約有明確規定滯期費結算方式的情況下,應首先尊重雙方當事人的約定。從文意上理解第14條,該條款是對雙方合意解決滯期費的具體時間和方式的明文約定,該條款在效力上理應超越并入的1976年版金康租約的第8條。依據該條款,船東就滯期費問題應當在卸貨后的10天內與承租人協商解決,而如果在卸貨當時船東留置貨物索取滯期費,顯然違反了租約關于滯期費解決方式的安排,因此可以認為該條款約定了船東對留置權的放棄。

      仲裁庭注意到,在國內航運界有影響的中國國際商會推薦的航次租船合同確認書(2000年標準格式),在并入金康租船合同的同時,在第9條中明確規定:“滯期費/ 速遣費為每天 / ,不足一天按比例計算,于卸港結束后 天內結算,但出租人如有留置貨物的權利,不受本條規定的影響。” 即在關于滯期費結算的條款中,不明確保留留置權的,則視為放棄留置權。這是在總結國內外各類航次租船合同確認書的基礎上予以規范化,該條款的設計就是為避免租約中經常碰到的類似卸港滯期費爭議問題。仲裁庭比較了被申請人提供的“Hebei Mercy”輪航次租船合同仲裁案。在該案中,除了規定滯期費外,并沒有具體規定結算辦法,因此并入金康租約的“留置權與責任終止條款”當然有效;而在本案中,有明確的滯期費解決方式的約定,而且也未對留置權有特別的約定。可見,本案關于滯期費的明確約定是有特別意義的。

      仲裁庭注意到被申請人2005年5月8日給申請人的傳真,該證明材料為被申請人所認可,清楚表明被申請人系該提單的持有人,即為收貨人。此外還清楚表明,被申請人對租約關于滯期費解決的特別規定是明了的,對即將產生的滯期費損失也是有準備的,并不存在規避責任的僥幸心態。仲裁庭認為,在本案被申請人又是提單持有人的情況下,已經約定了卸貨后10個連續日內雙方結算滯期費,被申請人憑正本提單實際提取了貨物,卸港的卸貨作業完全由被申請人安排,所發生的滯期費與他人無關,不存在船舶出租人可以向第三人通過行使留置權而終止承租人責任的情況。申請人對該條款的解釋符合訂約和實際操作的情況。也就是說,出租人鑒于租約的約定,放棄留置權,相信被申請人能夠履約,在10天內解決卸港滯期費,承租人在租約中的責任不能終止,申請人不因此喪失卸港滯期費的索賠權。

    據此,仲裁庭認定被申請人應按照約定承擔裝港及卸港滯期費的損失及其利息。


尊龙d88官网集团 | 尊龙d88app官方尊龙d88娱乐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