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務代理合同糾紛案
    瀏覽:159 次   時間:2016-05-11 09:27   來源:找法網

      兩外國公司于韓國訂立船務代理協議,代理人因被代理人拖欠其在韓國港口的代理費而申請海事法院在我國港口扣押被代理人的船舶,其后向海事法院提起訴訟,請求判令被代理人支付代理費及其支出的扣船申請費和律師費。海事法院認為,雙方當事人未就合同適用的法律作出選擇,故本案糾紛應適用與合同有最密切聯系的韓國法律解決。但因雙方當事人均沒有提供證明韓國有關法律的有效證據,故海事法院根據法院地法即中國法律判令被代理人向代理人支付上述費用。

      [案情]

      原告:A公司。

      被告:B公司。

      1990年7月初, B公司委托A公司為其所屬的“太陽升”輪在韓國仁川港的船務代理。“太陽升”輪于同月22日至9月5日靠泊仁川港期間,A公司委托施武船務代理有限公司(SEDWOO SHIPPING & AGENCY CO LTD) 辦理了船務代理事務。在辦理代理事務中,A公司為“太陽升”輪墊付了在港發生的費用共計68,513.49美元。B公司于8月13日向A公司支付了35,000美元,1991年6月25日支付了15,000美元,尚欠18,513.49美元。1992年8月17日,A公司為保全其代理費用請求權,申請海事法院在中國防城港扣押了B公司的“太陽升”輪,并為此而支付扣船申請費187.93美元,產生追索欠款費用4,872.88美元。B公司在“太陽升”輪被扣押后,向海事法院提供了30,000美元的擔保。8月27日,“太陽升”輪被解除了扣押。

      A公司于1992年9月10日向海事法院提起訴訟, 請求判令B公司支付拖欠的代理費18,513.49美元及利息,以及扣船申請費和律師費等費用11,784.80美元。

      B公司答辯認為:因A公司轉委托代理造成其船舶滯期的損失,應由A公司承擔賠償責任,并認為A公司請求的利息損失和律師費等額外費用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請求駁回A公司的無理請求。

      [審判]

      海事法院認為:本案雙方當事人均為外國法人,所涉及的船務代理協議在韓國簽訂和履行。根據國際私法的法律適用原則,應適用與其有最密切聯系的韓國法律。但由于雙方當事人均沒有提供證明韓國有關法律的有效證據,法院亦無法查明,故本案應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A公司和B公司之間的委托代理協議有效,雙方均應依約履行。A公司履行了船舶代理的義務,有權要求B公司支付為其墊付的有關費用。B公司應依約支付A公司墊付的費用和合理報酬,及其利息損失。A公司為保全其代理費用的請求權,在中國申請扣押“太陽升”輪,由此產生的扣船申請費以及有關法律服務費用,屬于實際損失,也應由B公司賠償。B公司提出因A公司轉代理造成其船舶產生滯期費損失,但沒有提出索賠請求和提供有關證據,故不予支持。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以下簡稱民法通則)第一百一十一條、第一百一十二條第一款和一百四十五條的規定,海事法院作出判決:

      一、B公司償付A公司墊付的費用和代理勞務費18,513.49 美元及其利息。

      二、B公司償付A公司的扣船申請費和為追償欠款支付的費用5,060.81美元。

      判決后,雙方當事人均沒有上訴。

      [評析]

      本案主要涉及外方當事人之間合同爭議的法律適用,以及代理人因追索代理費而發生的有關費用的賠償問題。

      一、關于法律適用

      根據涉外民事關系的法律適用原則,除法律另有規定外,涉外合同的當事人可以協商選擇處理合同爭議所適用的法律;合同雙方當事人沒有選擇的,適用與合同有最密切聯系的國家的法律。這里所指的與合同有最密切聯系的國家的法律,一般以合同的締結地、履行地、標的物所在地或受理合同爭議的法院地等為聯結因素。本案中,A公司和B公司在委托代理協議中沒有就處理合同爭議的法律作出約定,因而處理合同爭議的法律應根據最密切聯系原則確定。由于本案合同的締結地和履行地均在韓國,因而與本案合同聯系最密切的法律是韓國法。但由于A公司和B公司均未就韓國的有關法律規范提供有效的證據,法院通過其他途徑也未能查明,因而本案爭議應適用法院地法即我國法律處理。

      二、關于代理人因追索代理費而發生的有關費用的賠償問題。

      本案中,A公司和B公司對雙方達成的委托代理協議均未有異議,B公司對A公司要求支付拖欠的代理費的請求也無異議。雙方爭議的焦點是A公司提出的扣船申請費和律師費等的賠償問題上。這個問題包括二個方面,一為B公司應否予以賠償,一為賠償數額應如何確定。

      根據我國法律,合同的一方當事人能否就其損失向另一方要求賠償,取決于其損失是否因另一方違反合同造成的。如果是,則有權要求對方賠償,否則就無權要求對方賠償。本案中,A公司因B公司拖欠委托代理合同下的代理費而申請扣船,其由此而直接產生的扣船申請費和律師費等損失當然是由B公司的違約行為造成的,因而A公司有權要求B公司賠償,B公司應承擔賠償責任。

      根據民法通則的規定,當事人一方違反合同所應承擔的賠償責任,應相當于另一方因此而造成的損失。也就是說,違反合同的賠償責任,應以受損方的實際損失為范圍。本案中,A公司要求賠償的扣船申請費和律師費等為11,784.8美元,但其所提供的支付憑證表明其為此僅支付了5,060.81 美元。因此,對其實際損失應據其提供的支付憑證認定,超出部分因無證據證明,不能認定。

      [相關法律、法規及司法解釋]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

      第一百一十一條 當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義務或者履行合同義務不符合約定條件的,另一方有權要求履行或者采取補救措施,并有權要求賠償損失。

      第一百一十二條 當事人一方違反合同的賠償責任,應當相當于另一方因此所受到的損失。

      ……

      第一百四十五條 涉外合同的當事人可以選擇處理合同爭議所適用的法律,法律另有規定的除外。

      涉外合同的當事人沒有選擇的,適用與合同有最密切聯系的國家的法律。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貫徹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若干問題的意見(試行)》

      第一百九十三條 對于應當適用的外國法律,可通過下列途徑查明:①由當事人提供;②由與我國訂立司法協助協定的締約對方的中央機關提供;③由我國駐該國使領館提供;④由該國駐我國使館提供;⑤由中外法律專家提供。通過以上途徑仍不能查明的,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


尊龙d88官网集团 | 尊龙d88app官方尊龙d88娱乐网址